用电烙铁作画在棉布上“烙”出美眉和强悍

by admin on 2019年6月7日

图片 1

图片 2

height=”11%”>

昨日上午,潘敏芝正在书房里作画。

潘敏芝创作的这幅丝绸烙画《水浒一百零八人物》长达13米多。沈铁军 摄

常常有人把潘敏芝的烙画当成印画,因为纸上作的画没有滋滋作响的青烟,没有浓烈的焦糊味,相反,画面立体感极强。潘敏芝最轻的一幅纸烙画仅28克,最近的作品是在丝绸上双面烙杨贵妃的图。
他理解的烙画艺术是个人不断地摸索和创造,每次完成作品后,他都有种发明的快感。
10年间,浏阳市人民西路司法局的潘敏芝用坏了上百个电烙铁笔尖,烧焦了几捆材料纸,只为练就一身罕见绝技———在薄纸或丝绸上作画。潘敏芝说,自己没什么其他爱好,一下班就关上门烙画,不做家务,也不爱与人交往。潘敏芝的世界只有4件宝贝:电烙铁、放大镜、口罩和纸。潘敏芝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民间艺人,没有什么“级别”,在所居住的小区里也没什么名气。
一幅烙画的诞生 11月21日13时30分,潘敏芝的书房,现场烙画。
潘敏芝的妻子马芳钦为他戴上口罩,因为烙画的过程中会产生烟。马芳钦说,口罩的透气性很好,潘敏芝每天早、中、晚都要戴上口罩作画,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耗在这上面。
潘敏芝为电烙铁插上电,开始磨烙笔的笔尖。潘敏芝说,可别小看了磨笔尖的环节,作画前都要根据画的形状做不同的笔尖,细的画线条,粗的画轮廓。
磨好笔尖后,潘敏芝开始用电烙铁试温。如果温度把握不好,烙出的画就不清楚,甚至把纸烧焦。潘敏芝反复用电烙铁在废纸上测试着,直到满意为止。
准备工作完成后,潘敏芝一手拿着电烙铁,一手拿着放大镜,开始烙画。烙画的轻重和温度高低决定着图像色彩的深浅,潘敏芝慢慢地在画上烙出淡淡的古铜色,颇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不到5分钟,一幅巴掌大的美人头便跃然纸上了。最令人称绝的是美人深蹙眉头,愁容仿佛映上了观赏者的心,记者大呼:绝了。
不拿作品来卖钱
常言道“纸包不住火”,潘敏芝却能用普通的电烙铁在宣纸、素描纸、材料纸甚至丝绸上绘出大千世界、万物变迁。潘敏芝用烙铁画过美人、山水、活动场景,最近,他还用烙铁作了一幅字画———《福寿双全》。潘敏芝说,作字画横直规范较强,比图画更有挑战性。
潘敏芝的作品中,最薄的一幅名叫《笛语》,重量不到28克,刻画了一位白族姑娘吹笛子吸引心上人的场景,记者看到,姑娘羞涩而纯情的眼神活灵活现。《笛语》创作于去年5月,共花了10天时间,唯一令潘敏芝遗憾的是,纸张太薄了所以无法烤上色彩,因为担心纸会受热而起皱。
一个月前,潘敏芝在湖南省工艺美术协会举办了一次作品展,共展出他10年间创作的近60幅烙画。展出吸引了众多艺术爱好者的注意,不少人想出高价购买他的作品,都被他一一谢绝了。潘敏芝说,烙画是他的爱好,不想拿作品去卖钱,他的心愿是退休后自己办一个展览。
挑不到满意的徒弟
潘敏芝当过机械师、雕刻师、教师、干部……不过,他表示,自己唯一的爱好就只有画画。潘敏芝从小在农村跟着师傅雕床花,中年时画了很长时间的国画,10年前,他开始钻研起烙画,烧坏了不少纸、笔,他的一生与美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目前,潘敏芝是浏阳市司法局的一名干部,他每天照常上班,作画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潘敏芝认为,和其他民间艺人不同的是,自己是独门独户的,他更喜欢一个人去发明独门绝活,而不爱与人交流。
聊起收弟子的问题,潘敏芝表现得颇为苦恼,找他学艺的人很多,但他一直没有挑到满意的徒弟。潘敏芝认为,学烙画最重要的是恒心、性情坚毅,但现在的年轻人能静下来的太少。烙画是烙铁技术和绘画技术的综合体,要找到兼具两种手艺的传人也有一定难度。
临别时,潘敏芝邀请记者观赏他的部分作品,烙画永不褪色的艺术特点让记者印象深刻。

挥舞狼毫驰骋宣纸,是件寻常事。但是,用电烙铁在丝绸上作画,大家恐怕闻所未闻。浏阳市现年56岁的民间艺人潘敏芝就身怀此项绝技。昨日上午,潘敏芝在书房,一手持放大镜,一手拿电烙铁,几朵菊花次第绽放。

浏阳一市民用电烙铁在丝绸上作画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琴埙雅奏城隍庙 宫廷雅乐得市井传继[多图]
下篇新闻:对话肖复兴:追忆北京城南旧事[图]
图片 3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大唐西市丝路起点盛世商魂[多图]·还原唐墓壁画仕女光彩夺目·变法图强先要穿西服清朝陕籍京官李岳瑞·户县将打造西安休闲旅游“后花园”·88个农村文艺节目秀古城·江永“女书”闪亮京城

炙热的烙铁头在薄如蝉翼的丝绸上游走,实在太难控制了,稍微重一点,丝绸就破了。潘敏芝说,作烙画时必须聚精会神,分不得一点心,否则,根本无法挽救。

丝绸上“烙”出美女和英雄

潘敏芝的丝绸烙画,艺术水准不俗。他家摆放的《四美图》小屏风和《富贵》座屏,都是丝绸双面烙画。《四美图》上的四大美女,个个形神俱备,翩翩起舞。

昨日,记者走进省烙画工艺美术大师潘敏芝的家里时,他正在书房里作画。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作画,而是用电烙铁在丝绸上作画,也就是“烙画”。只见他戴着眼镜,一手持放大镜,一手拿着电烙铁,全神贯注地在一块丝绸上烙着,圆形的画面上,几朵菊花正次第绽放。据介绍,他创作的丝绸烙画《水浒一百零八人物》,共用了两年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