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课本的味道

by admin on 2019年8月3日

短短几句,一碗一筷,一坐一眺之间,人情冷暖,绿水青山,亦静亦动,栩栩如生。语言简洁而有活气,婉转之间,意会无穷,真好。一如丰子恺的小画。

想起来,十多年的教育使我们不再懵懂,但是并未摆脱愚昧和愚蠢。有人说,教育是有毒的,他说的是现在,以前的教育毒性更大。

后来当我第一次见到重版的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和世界书局这3套民国小学国语老课本时,那种惊喜如逢离散多年的亲人,心里说:哦,这就是我亲爱的母语啊!如此优美、如此典雅、如此亲切。

这种烂漫翩翩的篇章只能出现在民国的课本里,因为那时候的审美观,现代人是不能理解的,大好春光,蜂飞蝶舞,各司其职,简单,形象,季节更替,寂寥感,代谢感,轮回感,花开一季,草木一秋,想像空间都有了。小孩子理解能力暂时有限,但审美想像力留在那里了,谁说不是福泽?

雨将晴,河水清。两渔翁,须眉皆白,披蓑衣,戴箬帽,同坐岸上,张网捕鱼。

——《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第二册第二十一课

对于一些儿童一时不易领悟的“大道理”,老课本往往能用浅近通俗的事例来说明。如“读书”一课,课文曰:“学生入校。先生曰:’汝来何事?’学生曰:’奉父母之命,来此读书。’先生曰:’善。人不读书,不能成人。
‘”一问一答之间,点出了“读书”的要义,朴素而深蕴。儿童一旦记住,便终身难忘。

《牧童》一课:“放学归来/在途中/遇一牧童/骑牛背/吹短笛/唱山歌/状甚快乐。”

座上客,远方来,父陪客,食午饭。饭后出门,与客闲眺,前有青山,旁有流水。

——《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第二册第二十七课

老课本的编辑思想既传统又“超前”。在上世纪初,职业教育还完全是新事物——甚至今天的小学教育中似乎也还没有这样的内容。商务老课本中便已有“职业”一课,课文内容只有5句:“猫捕鼠,犬守门,各司其事,人无职业,不如猫犬”,将一个不无抽象的大道理说得如此深透明白,有趣有味。

真喜欢这种民间的种种曼妙清简。

民国初期的小学课本,都是出版社自己编撰,彼时内战连连,政府有很多大事去做,自然也就顾不上详细审定,少了很多教化的内容,自然中见纯真,直白中见真情。更何况,不少课本都是大师手笔,就拿这套商务版的“新国文”来说吧,是由蔡元培和张元济亲自校订,当时流行的开明版国语课本则是由叶圣陶编写,丰子恺插图,这些大师们修养深厚,然而不辞辛劳,肯俯下身子为小学生编课本,这是那个时代的幸事,也是那个时代的孩子们的幸事。

《启蒙国文》民国老课本在编辑大意中说:本书以养成国民之人格为目的。惟所有材料必力求合于儿童心理,不好高骛远。本书注重立身、居家、处世以及重人道爱生物等,以扩国民之德量。

还有这篇《天然之美》:“邓氏姐妹性情不同/姐喜清洁谓清洁为美/妹喜装饰谓装饰之美/二人争论不决,乃问于母,母曰:清洁为天然之美,且有益于卫生/装饰为人工之美/复近奢侈/吾以清洁为佳。”

客来客往,座上座下,饭食之间,生活琐碎,无需夸张,或者多着笔墨,却有着人性的温暖。更兼房前屋后青山流水,悠然之间,有了无穷的意境。

相比于今天满纸卡通人物的彩色小学课本,老课本只有黑白两色,却别有一种平和、朴素之美,让人想起意境悠远的中国水墨画,想起中国乡村的白墙黑瓦。

又如这篇《老梅树》:“小窗外/有梅树/方开花/我欲折之/干大枝高/手攀不及/母谓我曰:此树乃汝父所种/比汝大数岁/故甚高也。”

蜘蛛结网,捕食昆虫,本是自然的法则,虽然残忍,却是动物们的生存之道。偏偏孩子见不得这样的“弱肉强食”,而要挑破蛛网,帮助蜻蜓逃亡。蜘蛛少了这顿美餐,不知道作何感想?我们读着,却发出会心的微笑,这就是童趣。孩子,便该有孩子的生活,孩子的趣味。

最具代表性的要数《世界书局国语读本》。这套读本的字体选用颜体楷书,结体方正,笔力雄健,富于阳刚之美,即所谓“颜筋”。在印刷史上,颜体也是自宋以后的主要印刷体。可以想见,儿童日日面对这样的国语课本,天长日久,入之于眼得之于心,执笔写字自会受其熏染,其作用相当于书法字帖。

小小人儿学会镇定自若,不露声色,真是难得,三岁看老,这也是教育的一种。不从众,不人云亦云,会分析,笼中虎,叫也不怕。这种教育让小小人儿心里有数,无需过多笔墨。

文/雒宏军

做人常识,启蒙教化价值观

普通的家常话,没有结论,只是引导,大美是一种天然,审美观的引导是多么重要。

图片 1

如初版于1917年的《商务国语教科书》,从课文目录便可看出编写者的意图:1.入学。2.敬师。3.爱同学。4.课室规则。5.操场规则。6.仪容。7.早起。8.清洁。9.应对。10.孝父母……透过这些条目,我们看到的是《弟子规》的影子,即中国上千年来传统启蒙教育的核心:童蒙养正,固本培元。

短短数句,行事做人有礼有节的道理就很简白明了。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教礼仪,小儿待人接物之间,才是家教所在,所谓礼节,不是送礼,而是说话行事的细节。这种和风细雨的教育如今是很少见了,连很多成年人都不懂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读到了几篇老课本里的课文,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在平白明净之中,仁爱、礼仪、诚信、情趣、方法、逻辑、国家、世界跃然纸上。那些孩子在教室、在灯下读着这些课文,无需教师引导,其义已经自见。那时的课文,就是生活,就是孩子们的世界。

如第15课《手拉手》:“好朋友,好朋友,手拉手,慢慢走”,书页上6个小朋友手拉着手,排着队向着斜上方做行走状。画面上方的文字也相应地排成4行,向斜上方成雁行铺展,整幅画面呈鲜明的动感。这样的设计,非常切合小学生的年龄特点。

作者:子 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种桑数亩,初日发芽。芽渐长大而成叶。农家妇女,持剪刀与筐,同往采桑,以为饲蚕之用。

——《共和国教科书 新国文》第三册第八课:采桑

编者按:语文教育及其背后更深广的母语教育,是一个不会也不应过时的话题。近一百年前的国语老课本,既反映了辛亥革命后的共和气象,也开启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先风。从臣民到国民、公民,如何在少年时期养成独立之人格,如何在共和社会中安身立命?年末的最后一期冰点特稿,我们刊发教育学者王丽的这篇文章,作为对辛亥革命一个小小的纪念,当然,也作为对当下教科书一番恳切的期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