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的堑壕战,世界一战时期的一组老照片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0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战壕中的协约国士兵躲在猫耳洞中写信。

7月3日,英
、法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占领了德军的第二道阵地,但由于其企图通过消耗德军兵力来达到突破的目的,所以战术突破未发展为战役突破。而德军则利用对方进攻的间歇,迅速调集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并在一些地段上实施反击。此后,英、法军又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进攻、但仅向德军纵深推进了不到4公里。

图片 4

1917年帕斯尚尔战役后战场上密布弹坑以及坦克残骸,和战地1的战场还是有点相似的。

展开剩余79%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正处于发射的“大贝尔塔”炮,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榴弹炮,射程长达122千米。在一战中,德军用该型号巨炮炮轰了巴黎一年之久。

图片 5

坦克在德军步兵心理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当这种庞大的钢铁怪物怒吼着碾来的时候,德军丢弃阵地,有的逃跑,有的投降被俘。其中有一辆坦克迫使大约300名德军士兵投降,另一辆则占领了一个村庄。虽然坦克发挥了作用,但由于数量有限,英军并未完成战役突破任务。

图片 6

图片 7

6月24日,协约国对德军防线进行了雷鸣般的炮兵弹幕射击,在7天的炮火准备中,英、法军发射了150万发炮弹。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场面,许多协约国士兵在夏夜里爬出他们的战壕,就是要亲自看看在敌人阵地上像星星那样闪亮的爆炸。当天,法军和主攻方向上的英军都突破了德军第一道阵地。但由于英军以密集队形慢步前进,在德军机枪和炮兵猛烈火力
的打击下,成千上万的士兵倒了下来,仅第一天就伤亡6万多人。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7年,在一战中受伤的澳大利亚军队士兵,这些士兵将被送往救济站接受治疗。在一战爆发的开始,澳大利亚的总理便宣称:我们的职责很明确,那就是准备好行动,铭记我们是大不列颠人!

图片 8

1916年初,平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正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厮杀。当德军把进攻地点选择在凡尔登的时候,英、法方面却把目光盯在了法国北部的索姆河地区。这里地形凹凸不平。丘陵起伏,沼泽密布,利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但作为协约国1916年战略总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法军指挥官霞飞和英军指挥官黑格仍把进攻地点选在这里,目的是突破德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以便转入运动战,同时减轻凡尔登方向德军对法军的压力。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8年3月,德军进攻亚眠市地区,照片中德军士兵正在冲向法军的阵地,而战壕中还有一名阵亡的法军。在整个一战中,法军死伤千万人,整个法国北部80%的城市被摧毁。

1917年9月27日卡车在梅宁卸下的大量炮弹壳,它们是澳大利亚军队与9月20日的战斗中产生的。

会战一直持续到11月,由于伤亡惨重,最后退化为局部性袭击,双方都衰弱得无以为继了。
鲁登道夫后来承认,军队已经战斗到停顿不前,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这
次会战,双方伤亡约134万人。英、法军
并未达到突破德军防线的目的,但牵制了德军对凡尔登的进攻,进一步削弱了德军的实力。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8年,在战场上遭遇毒气弹的英军士兵,他们的双眼失明,在一战之中,人类第一次使用毒气弹作战。

图片 9

当面的德国守军是别洛夫指挥的第2集团军,第1线兵力为9个师,预备队4个师,以后又增加到67个师。他们依托有利的地形早已构筑了号称“最坚强的”防线,主要阵地有坚固的坑道工事,阵地前面有多层铁丝网,防御堡垒逐个升高,协约国的进攻者必须冒着火力一级一级地爬上来,在一些丘陵地带的据点,还有蜂窝状的钢筋混凝土重炮炮位、横断交通壕和防御地堡。

图片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