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有多危险?境内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人有600万,本世纪末将土耳其共和国化

by admin on 2019年9月10日

原标题:德国有多危险?境内土耳其人有600万,本世纪末将土耳其化

从世界历史来看,人种主要分为白种人、黄种人和黑种人。而从历史进程来看,远古那是黑种人的天下,人类都产生于非洲。而古代可以称为黄种人的天下,尤其是以亚洲吊打欧洲为主,当时黄种人随便一个民族打到欧洲,都是世界征服者。而近代完全可以说白种人的时代,从欧洲新航路开辟开始,白人在世界范围内建立殖民地,用船坚炮利统治世界,奴役世界,成为世界的主宰。

大棋局中的独特棋子—土耳其

从现在欧洲来看,欧洲很多国家都面临严峻的人口危机,这种危机的趋势,就是逐步迷失自我,国家逐步穆斯林化或者外族化。最典型俄罗斯现在穆斯林占了20%,在加快穆斯林化。法国不但在穆斯林化,而且还在黑化,再过几十年,法国可能是一个黑人和穆斯林联合的国家了。而作为欧洲经济发展最好的德国,也未能幸免,现在德国有多危险?境内有600万的土耳其人,本世纪末可能彻底土耳其化。

图片 1

土耳其的作用在于:稳定黑海地区,控制黑海—地中海通道,在高加索地区抗衡俄罗斯力量,在中东和中亚削弱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影响,并继续成为稳定北约南翼的重要支撑点。
——布热津斯基著作《大棋局》

图片 2

这一时期,白人那是唯我独尊,认为自己最强悍,而且认为只有白人才是世界的主宰,其他都是低贱的有色人种,确立了白人的世界中心地位,这一时期的白人那是多么骄傲。但是,现在世界才过去百年时间,白人现在却开始自卑,开始害怕了,这是为何呢?

土耳其在中东局势演变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土耳其屯兵伊拉克边境,扬言要越境清剿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引起了有关各方的严重关切,世界把目光再次投向土耳其。土耳其在国际形势演变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又面临哪些机遇和困惑,值得人们关注。

德国一直是欧洲最发达的国家,拥有36万平方公里领土,人口超过8000万,是整个欧洲除了俄罗斯外的第二大人口大国。德国发展繁荣,人均GDP很高,是世界高度发达国家,可谓是地位非常高。但是德国也面临巨大的隐患,那就是土耳其化。

图片 3

(一)占据独特的地缘优势,在国际政治格局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土耳其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19世纪中叶,沙皇俄国开始推行南下战略,为夺取博斯普鲁斯海峡,与土发生13次战争。二战结束,冷战开始,土加入北约,成为西方遏制苏联的前沿阵地。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并非使地缘政治在国际关系中的重要作用削弱。土的重要战略地位也并未因冷战结束而改变。1997年,布热津斯基在其著作《大棋局》中指出,美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为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首先要控制欧亚大陆,而土耳其等国正属于这一棋局中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从现实情况看,土是布什政府民主改造大中东计划中的重要环节,美的意图是,把土作为一个世俗、民主的伊斯兰国家,为美改造中东其他伊斯兰国家树立样板;促成土耳其、以色列与地区温和阿拉伯国家的合作,遏制伊朗和伊斯兰激进势力的扩张;利用土在宗教和文化历史上的渊源关系,发展与中亚五国关系,并主导建造巴库—杰伊汉输油管,使里海石油经土输往欧洲,削弱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当前美深陷伊拉克泥潭,稳定伊拉克成为美当务之急。土不仅是驻伊美军获取军事装备和后勤物资的主要通道,同时也是伊日后恢复石油生产,向外输送原油的主要通道,因此美土关系的演变关乎美国能否扭转伊拉克的乱局,以及伊政治、军事重建能否取得进展的全局。

图片 4

从理论上来看,越是强调,越是高嗓门提倡的东西,那越是缺,越是害怕的东西。最典型就是白人,在近代白人最强的时代,世界殖民地都被其瓜分,当时白人那是世界崇拜的对象,根本就不会有地位的下降和自卑。但是,从二战后,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白人地位明显下降,尤其是在不断强调“白人至上”,主张恢复白人宗教,习俗传统。

独特的地缘优势对土具有双重效应,即使土成为大国竞相争夺的对象,带来不少压力和难题,也扩展了土的外交空间,使其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作用。应该指出,美的战略考虑不等同于土的对外政策,土努力在确保国家利益和维护与美和西方关系、扩大自身影响与避免成为矛盾焦点间寻求平衡,奉行有重点的多方位的外交政策。土与美保持盟友关系,但与美矛盾和摩擦也不少。伊战前,土就明确拒绝美在土开辟北部战线的要求。

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德国的土耳其人口已经超过了600万,是德国外来人口中位于第一位的族群。而且这600多万的土耳其人,还在以超速的发展态势扩张,人口总数和占比不断上升。西方专家预测,德国在本世纪末可能彻底土耳其化,到那个时候,德意志人将成为少数民族。

展开剩余66%

(二)历史的宿怨、现实利益的冲撞相互叠加,使土处在冲突的旋涡。中东地区矛盾和冲突频发,土难以置身其外。土虽不是巴以冲突、伊拉克问题和伊核问题的直接当事方,但这些热点的溢出效应正冲击着土的安全与稳定。除上述三大热点外,亚美尼亚人屠杀案、库尔德问题都与土直接关联。前者虽是历史旧案,但由于一直未能妥善处理,民族仇恨迄未消除,这不仅使土屡遭恐怖袭击,也使一些西方国家经常以此说事,损害土国家形象。库尔德问题是世纪难题,情况十分复杂,既有库族谋求独立建国,也关乎有关国家民族政策的失误和大国的插手。伊拉克战争后,伊北部库族地区势力增强,已成为具有较强实力的政治实体,加之美一些智库不断鼓吹将伊一分为三,使伊能否保持统一成为变数。土大兵压境,扬言要对库尔德工人党越境清剿,固然是因为库尔德工人党在土活动重趋活跃,危及土的安全,更重要的是土对伊北部可能出现的独立的库尔德国的巨大担忧。此外,围绕水资源的争夺是土面临的另一个难题。中东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土是水资源相对丰沛的国家,发源于土境内,流经叙利亚、伊拉克两国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是中东地区的主要水系,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土叙伊三国围绕水资源的利用和分配激烈争吵,甚至欲兵戎相见。随着全球性气候变暖的发展,这一问题更加严重,可能孕育新的冲突。

图片 5

图片 6

土耳其的困境:向东还是向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