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中雅物:与团扇的不解之缘

by admin on 2019年3月26日

原标题: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扇子,在中国,既是日常用品,又是精美的工艺品。

图片 1 

  本报讯 (记者 刘级心 李西婷
文/图)9月10日早上8点,像往常一样,长宁县梅硐镇坪桥村村民万英骑车5分钟到宜宾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公司正在赶制一批发往日本的团扇,而她需要把关质量,还要参与团扇制作,因此分外忙碌。

欧洲;扇子;折扇;中国;象牙

  古人爱寄情于物。扇子是具有实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的艺术品。自古以来,不少文人雅士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位于长宁梅硐镇马鞍村,主要生产出口日本的团扇。团扇需要手工制作,对工人的技术要求较高,公司有一两百名工人,多数是附近的农村妇女,经过专业训练,她们的制扇手艺日渐纯熟。像万英这样的女工经过4年多磨练,现在已经是管理人员,而且能够带学徒了。

扇子,在中国,既是日常用品,又是精美的工艺品。从形状上看,有折扇、团扇、方形扇、葫芦形扇、梯形扇、芭蕉叶形扇、椭圆形扇等;从制作材质看,有纸、绢、木、羽毛、象牙、芭蕉,以及竹子、蒲草、麦秆等。无论平民百姓还是皇室贵胄,扇子在生活中都不可或缺。这一点在欧洲也是一样的。

  扇子种类比较多。晚明文人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对“扇”如是叙述:扇,羽扇最古,然得古团扇雕漆柄为止,乃佳;他如竹篾、纸糊、竹根、紫檀柄
者,俱俗。又今之折叠扇,古称“聚头扇”,乃日本所进,彼国今尚有绝佳者,展之盈尺,合之仅量值许,所画多作侍女、乘车、跨马、踏青、拾翠之状,又以金银
屑饰地面,及作星汉人物,粗有形似,其所染青绿甚奇,专以空青、海绿为之,真奇物也。

“团扇工艺如果细分大概有47道工艺,包括破竹、削节、钻孔、削把柄、劈丝、烤油、穿穗编线、糊纸、收边等环节。”磐达制扇有限公司法人李逸说,这些工艺大部分都需要人工完成,其中比较难的是劈丝,十多秒要用刀劈30多根扇丝,还要保证扇丝粗细均匀,长短适中,普通工人至少要半年以上才能掌握好力度。

2017年12月1日起,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筹备两年的特展《扇子上的东方与西方——18至19世纪中西成扇》在馆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广州陈家祠推出。展览集合了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馆、剑桥大学菲茨威廉博物馆及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的近70把文物扇子。本刊特邀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馆长黄海妍为读者讲述其中几件文物的故事。从中,我们可以体味出在中西文化交融的大背景下,18至19世纪的欧洲人,被“中国风”折服,对中国文化的追捧之状。

  可见,团扇的出现大约早于折扇一千余年。并且宋代以前的扇子,大都是指团扇而言。团扇又称宫扇、纨扇。素绢两面绷之,或泥金,或瓷青湖色,有月
圆、腰圆、六角之形,柄用梅烙、湘妃、棕竹居多,亦有洋漆、象牙之类。盈寸纤妍,皎洁如霜雪,可双面观赏。执于手间,有“笑隔荷花共人语”之意境。

郑文琴是劈丝劈得又好又快的女工,以前她在福建打工,做很累的大理石板材切割工作。为了照顾娃娃,她回梅硐从事制扇工作。“现在的工作量不大,每天工作8小时,中午还安排了午饭。”郑文琴已经干了3年多,每个月能拿3000多元的工资,“这在我们梅硐当地算是比较高的工资了。”她说。

欧洲扇子上的“中国风”

   因喜而藏

汪静宣是负责钻孔的女工,她的老公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不但有生病的哥哥需要照顾,而且还有老人和孩子。以前,为了照顾家人,汪静宣就在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工作不固定,又都是辛苦的体力活。一年前,她进了磐达公司,每月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这让她很满足。

西方制扇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希腊人、伊特鲁利亚人和罗马人都使用扇子作为纳凉工具和纪念品。不过,那时的扇子都是团扇而不是折扇。欧洲做的第一把折扇是受到商人从中国或日本带来的折扇的启发而仿制的,时间大约是15世纪。17世纪是欧洲折扇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时期,到该世纪末,折扇已完全取代了团扇。此时扇骨的材料多样,有象牙、贝壳、玳瑁等,制作工艺有雕刻和镂空,并且装饰有金、银和昂贵的石头,扇面通常印上铜版画,从事成扇制作的工匠也越来越多。

  目前,研究团扇、收藏团扇的人不多。李晶却十分痴迷,似乎有些不合当今时宜。除此,他还喜欢昆曲,热衷于收藏各种古物,点翠、老银、折扇以及各
种小杂项。这些并非仅仅玩票,而是认真揣摩过的。在他眼中,这些偏冷门的小众雅玩都很有温度。比如,一把团扇,即使已残破不全,仍然有着不可言喻的美。

万英告诉记者,有些编线的工作,女工们还可以带回家做,这样既能照顾家庭又能挣钱,大家都很珍惜这份工作。女工们心灵手巧,尽量把活儿干好,她们不仅会做团扇,还会做折扇,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制作各种款式和花色的扇子。

无论是从中国传入欧洲的折扇还是欧洲本地生产的折扇,风靡于上流社会,受到宫廷和贵族妇女的青睐,她们几乎人手一把。当时这些折扇都价格不菲,是贵重的礼品,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李晶告诉我,他刚开始收藏的多是点翠和老折扇。在收藏的过程中,也收到了一些老的残破的团扇框子,很精美,特别喜欢,但很难找到师傅去还原它,于是就开始有序地收进老的团扇,去琢磨、研究,尝试慢慢修复这些残缺之物。”

李逸说,现在磐达的扇子几乎全部出口到日本,很受日本客户的欢迎。每年出口到日本的团扇有200万把,磐达的年产值近千万元。

本次展览除了展示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收藏的广州外销成扇外,还展出了多件来自英国三家博物馆收藏的欧洲扇子。这些欧洲扇子的共同特色是都带有中国的元素,这与17、18世纪在欧洲上流社会崇尚中国艺术的时尚密切相关。当时的西方人十分渴望了解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大量中国丝绸、瓷器和茶叶通过广州港出口至欧洲,丰富了西方人的社会生活。中国人艺术化的生活用品,例如扇子、墙纸、漆器、家具等也随之西传,给欧洲人带去诗情画意的清新感受。当时欧洲的家居陈设,中国瓷器、漆器和墙纸都是十分时尚的物品;甚至在一些大型欧洲风景花园里,都会小规模地仿制中国建筑物来点缀其间。欧洲上流社会的这股“中国风”在18世纪70至80年代达到了鼎盛。

  我有点困惑地问:“团扇似乎是古代妃嫔仕女的喜爱之物?”

扫码观看

“中国风”的流行使得欧洲成扇的制作充盈着中国的元素。从展品中看到,欧洲成扇多数以彩绘纸质作扇面、镂空雕刻象牙作扇骨,扇面上的图案有的模仿中国画;有的正面为欧洲风格的纹饰与题材,背面带有“中国风”,或者在扇面边缘、扇骨下半段、边骨等部分用“中国风”纹饰;还有的则是在同一幅画面里中西纹饰、中西人物并存……

  李晶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团扇本身跟性别无关,它是男女都可以用的,你看一些传统的书画里,男性用团扇是非常多的,就是他本身是没有性别之分。在收藏圈内,可能相对来说男性会多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